山河表里。

写字儿的。

浮生事

※预警
作者看了假的鬼怪。
任何你看到的没法解释的设定,它就是没法解释。
没法解释也要接受。
没法解释的ooc。

只预警这一次,请务必阅读。

————————————

01.

  “去哪。”
  “上班。”漆黑的信封夹在纤白指间,翻转几下收入口袋。
  “火机。”
  咔哒一声一簇火花,按机弹起随即熄灭。金侁眼看着火机妥帖地收进衣袋,这才帮人戴上那顶品味极差的帽子。再俗不可耐,他戴着好看就对了。
  王黎抬头看了眼挂钟,嘱咐他,“留盏灯就好。”
  于是他们亲吻。
  
  金侁没想着那火机今晚会用上。理论上说,一个从业三百余年的地狱使者,熟练运用冻结时间、消除记忆、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种种技能,即使他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召唤出一个更加百无禁忌想死都死不了的鬼怪…老实讲,他的剧本里没有这种时刻,他不需要。
  只是有一次,就那一次。几个因积怨而游荡人间的厉鬼堵在了他回家的路上,他不想错过晚餐,于是戴上帽子想要动用能力。但其中一个冲上来攥住了他的手,旁人前世的记忆瞬间在大脑炸开的感觉并不好受,他让人钻了空子。
  直到几秒钟后,他跌进一个怀抱,周身一片鬼魂被外力消散的黑烟。甚至直到他看到那人手里的锅铲后不自觉笑出了声,乱作一团的意识也没有告诉他,方才千钧一发之际,他在心底大喊了谁的名姓。
  自那以后他就不得不随身装着一个火机了,已经有…有一百年了吗?只是一次都没有真正派上用场。
  所以,四舍五入就活了一千年的鬼怪大人看到指尖缭绕而起的烟雾时,当即就大脑空白地提着剑出现在了王黎身后。
  真,脸都吓白了。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地狱使者,亡者,即将死亡的准亡者。准亡者静悄悄地躺在地狱使者臂弯里。并没有…啊,是有些诡异了。
  金侁收了剑,双手抄起等着王黎的解释。
  
  最后到茶屋时,只有一杯茶。
  那位妈妈不停地向两人道谢,王黎只是等她情绪平稳之后,轻轻地提醒茶要凉了。金侁抱着那个小小的孩子,女孩儿在冬夜里本能地贴近热源,在他怀抱里睡得安稳。金侁无聊,手指在她唇边逗了逗,被一口含住,软软的牙床磨咬着,生出一层叠一层的酥痒,钻进骨血里,从心头冒出。
  金侁倒抽一口凉气,肩膀一紧。女孩儿不安地扭了扭,他又慢慢地缓和下来。他看着她…就笑。
  “池…恩倬。”
  
  女孩儿在他们的大床上凑合了一夜,金侁躺在一边手里拿着冲好的奶粉人工恒温,王黎躺在另一边注意着她有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幼小的婴儿离开母亲不得安睡,两个人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两人轮换着各自睡了一会儿,认命地爬起来把捡来的…女儿喂饱再收拾整齐,王黎再三确认她是否会受凉,金侁直接打开家门踏入母婴用品店。
  原来人类的技术和想象力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金侁只想来买婴儿床和一些衣服,王黎跟着导购不显山不露水得兴致勃勃地逛到第二层时,金侁到一边打了个电话。王黎隐约听到了婴儿房,主卧,什么的。
  最后金秘书开着金侁特意吩咐的小货车来接时,看到的是一个刷完卡心花怒放的导购小姐,老宅的两位男主人和新的小主人,以及…啊,可能店里所有能买的都有一个在这里了吧。
  等车开走后金侁又说挑些奶粉,一直安静睡着的恩倬突然开始哭闹,导购看着两人不知所措的样子免费授课换尿不湿当赠品。
  刚好也到了该饿的时候。王黎抱着怀里一团软乎乎,姿势被导购小姐纠正过还有些僵硬,金侁把店里全部的奶粉各冲了一点,肚子饿的小婴儿不讲理,恩倬在王黎怀里才刚扭了两下,千破万破表情不破的地狱使者立刻如临大敌,咬着下唇抬起头瞪着金侁在心里几乎吼起来。
  金侁抱着满怀奶瓶到王黎身边蹲下和恩倬齐平,试了温度才把奶嘴喂到她嘴里,手不撤开扶着奶瓶。可恩倬喝几口,他就要把奶瓶从她手里抽出来,试了好几种之后只要金侁再去动奶瓶,恩倬就咿咿呀呀地哼唧,奶音带上泣听得人好不可怜。
  王黎拍开他的手又戳了几个眼刀,帮恩倬扶着奶瓶让她终于能好好填饱肚子,金侁哈哈大笑着去把最后这一种奶粉订了一个月的量。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金侁在前面打开门,王黎随之踏出,就进到了两人的卧房。在大床旁边好像另辟了一方天地,摇篮床,粉色的床帘,围绕着小小的摇篮摆着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衣柜旁也加了一个小柜子,至少到恩倬周岁,他们都不用再去母婴店了。
  王黎实在困,把恩倬交给金侁翻上床就睡。恩倬喜欢金侁身上的温度,蹭着不愿离开,金侁抱着她在房间里轻手轻脚晃悠,她呼吸平稳,脸颊细嫩的皮肤透着生命的血色。
  金侁看着她,突然轻声说到:“小怪兽。”
  
  她笑了。唇边带着桃樱花瓣的弧线。
  
  窗外盛绽着一树人间四月。

tbc.

——————————

情人节礼物。

评论(14)

热度(48)